今年以来,香港一手楼价形成V型反弹,升速令人瞠目结舌,放盘业主及发展商叫价朝令夕改,想入市的买家追价认真索气,以致民怨载道,针对市场热炽气氛,市面又再有人高呼要求政府加辣控市。

公平的说,在过去十年来政府多次推出辣税及不断收紧按揭成数,意图遏抑买家入市情绪, 从而压抑住宅楼价暴升,社会意见却并不一致认同。

支持的一方认为辣招对楼市炽热起降温的作用,每次加辣也的确令楼价稍为回落,负责执行的金管局领导因此迷信措施确有成效,不然就不会有一而再,再而三的以加辣手段应对每次的加价潮爆发。然而,既然当局认为已推出的连串管控需求措施可整治楼市的话,那麽楼市又为什麽会一再发生死灰復炽,而且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屡创新的高价呢?

有趣的是,自从政府首次开徵辣税等管控需求措施以来,一直有不少有识之士坚持反对,并批评此等加辣措施并不能对症下药,反而令手持住宅的业主更加失去放售或以楼换楼的意欲,拥有物业者更倾向持货惜售,以致每当累积的购买力受到不同的外加因素刺激而爆发时,楼价便在僧多粥少的买家追捧下,不断快速推升到新的高位,然后顾虑民怨加剧,政府在群众压力下再一次祭出加辣,把楼市极速冻结下来,然而,效果实质上就如同注射吗啡止痛,待市场适应之后,楼价捲土重来升得更高。有楼者得益财富效应,基层买家的置业能力却不断遭到削弱,加入无缘置业的局外人行列。

究竟过去十年来连串实施的辣招和收紧按揭措施的效果如何?金管局陈德霖在立法会作离任前的演说已给出了答案,结论就是这些遏市辣招祇提升了银行和置业人士对楼市的抗跌能力,真正能够左右楼价升跌的最关键因素就是住宅用地的供应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