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这位香港朋友不是没有顾虑,毕竟所有香港过来人都记得1997年……当年的房地产,成就了多少香港人、又有多少香港人被淹没在汹涌的房市泡沫中。她说,自己递完表后,也纠结了一番。毕竟,1997年地产泡沫破灭的恐惧,迄今还在很多香港本土人士心中挥之不去。

想当年,很多人贷款狂扫楼花、期望短期内就转手获利。但是当形势突然逆转,香港房地产断崖式崩盘的历史时刻到来时,这些人的命运就出现了迥异的两极分化。有的人,无力继续供楼,于是数百万的订金打了水漂,房子也不要了,身家一夜回到解放前。更悲惨的是,他们遭受打击后,从此一蹶不振,数年之后可能还在某个小区当着保安,生活只求温饱。

有的人,从失败中咬咬牙重新振作起来,尽管人到中年,仍然和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,重头找工作,充分尊重比自己年轻的领导。在随后几年的投资中,充分提升了风险意识,懂得见好就收,也赚回了全新的人生。

还有的人,因为炒房导致家庭破裂,亲情无存。虽然不懂投资为何物,但只知道欠了银行的钱就要努力工作还债,毅然与上门讨债的银行讨价还价——要求先暂停供款几年,等形势稳定后,继续偿还贷款。而在这几年中,可能一天打两、三份不同的苦工,赚钱供楼——他们当时可能完全没有想过,这些楼盘的租金会在几年后,随着香港经济的发展逐步攀升,并且轻易超出银行的月供,可以做到以租养供,而楼价也在10多年后,开始超越1997年的历史高位。挺过那段艰苦岁月后,终于成为手持数套物业,每月悠闲收租生活的大业主。

上述都是香港活生生的案例。关键的时刻,没有挺过去的人,可能仍然一蹶不振,挺过去的人,如今可能成了食利阶层。成也房产、败也房产。